?

全国统一24小时服务热线:86-0571-88963198

新闻资讯News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动态 >

突然觉得明珊秀气的脸上突然蒙上“双标”展示溃烂的意识形态裂痕

咪乐|直播|间下载 算法的复杂性、不透明性导致了一个“黑箱社会”的形成。

发布时间:2021-12-02 16:30 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: 字号:

  院子里的丫头绷着脸将水盆子里的水泼在地上,冷冷地看了一眼站在院门前头说话的两人,冷声道:“瑞云,都什么时候了,夫人要歇息了,还不把院子门关上!”

  一旁的小丫头赶紧应了一声,匆匆忙忙地上前关上了院门,只不过那说话声音变成了两声冷笑传进来,这才没了。

  丫头气冲冲地进了门,将盆子往架子上放下,侧过头去见明珊披着外衣坐在窗下的书案上,瞧着面前的东西神色怔忡,也不知道是在发呆还是在想什么东西,她犹豫了一番,忍了下来,绞了绞手帕原想就这么走了,却听见明珊淡淡的声音传来,“适才的……可是东院的?”

  那丫头愣了愣,扭过头来看了她一眼,见她神色冷淡至极,心中虽然摸不清楚,自己却有些气呼呼地道:“除了她们还有谁?!有什么好得意的,夫人这是不与她们争,难道瞧不出来么?”

  明珊扭过头来看了那丫头一眼,微微笑了笑,她不是不与她们争,而是实在没心情争,也争不过,如今的局面并非她所想,而且……

  夏月嫣屡屡出手只不过是因为她心中惦记着祁渊,可自己和祁渊的情形明明并非如此,也就没必要争,她一直想不明白,所以才一直这样针对自己,若是她知道真相了呢?

  明玥才是祁渊心中始终惦记的人,明玥才是他心尖尖上的人,哪怕是得罪国公府,祁渊都不肯放弃的人,若是那个骄傲得意的天之骄女知道了这桩事的话,会是什么模样?

  她轻轻地笑了笑,缓缓道:“祥云,以后这种事不必多加理会,有什么咱们就受着就是。”

  祥云愣怔地看了她一会儿,心中满是话头却不知道如何开口,明珊微微笑了笑,“到了时候,我自会叫她痛不欲生。”

  祥云怔怔然地看着明珊,突然觉得明珊秀气的脸上突然蒙上了一层冷意,让她忍不住心中一惊。

  接下来的时日,祁渊更是从不曾踏足西院,西院中一直默默无闻,连带着头上的主子都像是隐形人一样,镇日的吃饭穿衣,其他的事情俱都没什么心思,这么一来,愈发显得东院水涨船高。

  国公府做后盾,夏月嫣执掌祁宅,瞧着日子过的也是红红火火,如何不算一同进门,眼下还偏居西院的平夫人的话。

  这样的消息不可能不透露出去,夏国公府安排的有人,平远将军府也是如此,消息传到将军府的时候,明夫人皱了皱眉头,“三丫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难不成这日子也不过了不成?”

  宋语墨在旁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想了想之后才轻声安抚明夫人,“母亲也不必着急,想来三妹妹定是有自己的念头的。”

  见她语气温和,表情却是有些淡淡的,明夫人也不好多说什么,明玥和她都瞒着自己,明珊到底做了什么事,可瞧着这副模样也知道明珊定是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。

  她们既然不说,她也不想多问,到底都是孩子们的事情,只不过明珊到底是明家的血脉,二房就剩下这么一个苗,她总不能瞧着她毁了。

  “我知道也难为你,只是总不能到了地下,我难以面见二弟和弟妹,你若有空,便去那里坐坐,也提点提点,这日子到底是要过的。”明夫人微喘了一口气,低声说道。

  宋语墨想了想,点了点头应承了下来,同时掖了掖明夫人的被子,宽慰道:“母亲好生歇着,一切都还有我和相公,还有妹妹呢。”

  明夫人欣慰地笑了笑,点了点头闭上了眼,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,明珊的婚事对她打击很大,让她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原先说要让明珊和祁渊凑成一对,谁知道明珊不愿意,明玥也不愿意,可到头来,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成就这样的姻缘,她素来耿直,被气着了,当即便病了一场。

  病来如山倒,病去如抽丝,虽没有多大大碍,好好休息也就是了,明德怕妻子身体不适,执意要叫她多休养两日,这才如此。

  出了正堂的门,宋语墨往院落中而去,身后的丫头轻轻地道:“姑娘,您真的要去祁家吗?”

  那地方是多尴尬的地方,姑娘好歹也是少将军夫人,怎么能……

  “到底是一家人,母亲都嘱咐了,如何能不去?”宋语墨抬起头来,脸上神色淡淡的,虽没有多少不愿,可也没多少怜惜,在她眼中明珊根本就是咎由自取,落得如今的下场只不过是活该,可明夫人担忧,她少不得要替明夫人跑一趟。

  对于明珊,她早已无什么情分,在她试图让自己不能有孕之后。

  镇南侯府中,明玥正看着账本,折柳捧着盅盏上来,瞧见她低头看着,忍不住道:“姑娘还是歇歇吧,回头眼睛都该疼了。”

  明玥闻言忍不住轻轻地嗤了一声,她今日拢共摸账本的时辰超不过两刻钟,眼睛哪儿那么容易疼?

  将东西放在明玥手边,随后扭过头娇俏道:“姑娘这些日子也不出门,也不见客,这是怎么了?回头就该憋坏了。这两日街上热闹的紧,咱们不若去珍宝斋瞧瞧吧?”

  明玥懒散地轻哼了两声,折柳赶忙上前撒娇,明玥虽然喜欢出去,但却是更喜欢出去跑马打马球之类的运动,对于去珍宝斋、绸缎庄之类的,那是一点兴趣也没有的。

  可自从三姑娘嫁人之后,明玥虽然没有明说,可她能瞧出来明玥情绪并不高,若是再这么着,可要愁死她了。

 

相关文章Related Articles

??

装修留言咨询

感谢您的信任和支持,我们的设计师会在最短时间内联系您!

你的姓名

手机/电话:

所在城市:

咨询/留言内容:

百度